谁是“玉兔”真身?

作者:上海市宇航学会 原创作者:摘选自人民网科技频道 2014-02-24 00:00
       “Hi,有人在吗?”
       2014年2月13日 08:49,熬过长长的月夜,沉寂了19天的“月球车玉兔”微博又开萌了!一条7个字的微博,在不到3个小时的时间里收获了超过10万条的评论和转发。“兔醒普奔”的欢呼声中,网友们纷纷猜测,“玉兔”赶在“双节”前一天苏醒,是因为爱情的力量呢,还是架不住汤圆的诱惑?……好吧,答案只有兔子知道,也许,醒过来的它,还应该学着冯巩那样说一句:我想死你们了!
       在这样一项国家的重大科学工程中,宏大叙事之外,“月球车玉兔”在网络上为公众展示了科学传播的另一种范式。两个多月的时间里,伴随着嫦娥落月、玉兔出巡的太空之旅,这个融技术宅和文案控与一身的神秘账号发出了200多条微博,以第一人称的口吻,把月球上的科学探索演绎成一场科技小白们喜闻乐见的科普真人秀。
       原来,科学也可以卖萌。从“我是金色的,但不是土豪……”“……人家是男孩子,男!孩!子!”到那句著名的“啊……我坏掉了。”萌,是“月球车玉兔”微博的鲜明特征,萌得可爱、有趣,而且,懂科学有文化。卖萌的背后,不明觉厉的太空科技变身为有生命、可亲近的邻家男孩。于是,我们在每一条微博的评论背后看到了公众爆棚的好奇心和丰富的想象力。科学青年、文艺青年、普通青年……各种青年都在“玉兔”不断抛出的萌点中发现了“意思”,然后,在属于自己的大脑通路中,发现太空探索的“意义”。
       这不正是科普孜孜以求的使命吗?
       这之前虽然“长征兄弟”“嫦娥姐妹”也曾被记者们通过报纸、网络、电视、广播等传统媒介拟人化,甚至一向被认为严肃的《人民日报》和新华社在去年也曾发表一系列口吻活泼的“玉兔日记”,但似乎没有任何一种形式比微博这样“自媒体”的表达更适合作为玉兔的“化身”。
       在这场“月球车玉兔”领衔主演的科普真人秀中,公众被点燃的传播热情背后,笔者嗅到了科学界开放、自信起来的气息。作为一项最严谨的科学工程,离开在航天部门工作的“各位师傅们”的支持,“玉兔”的表演不会有如此科学的台本和自由的舞台。只是,和移动互联时代公众争分夺秒的期待相比,“玉兔”真正的导演团队,还需要继续修炼他们略显僵硬的身段。否则,还是会有可爱的网友抢在新闻发言人之前,披上“NASA中文”的马甲,在微博上“捉急”地替“玉兔”点上一支蜡烛。
       这个不加V的账号将“玉兔号月球车”这个原本冰冷的钢铁机器人演绎得如此温情可爱,以至于不仅无数网友为“他”悲伤、兴奋、祈福、调侃。在“玉兔”按原定计划有希望被唤醒的日子里,得不到官方消息的不少媒体都将其作为玉兔“化身”在新闻中予以正面描述。甚至连与“@月球车玉兔”频繁互动、同样走兼顾温情和理性路线的“@NASA中文”账号,也被认为来自美国宇航局的官方。值得赞许的是,虽然官方在和媒体沟通时坚决否认“@月球车玉兔”账号来自官方,但至今未加干涉。
       科学的卖萌启示录,才刚刚开启……
已有764人阅读